首頁
望明月全本小說
排行

望明月全本小說

分類: 其他
更新: 2024年05月16日

她們在大牢裡麵關了許久,終於有人放她們出去,接著便讓他們全部充入勞役,芽豐分配到了浣洗衣物的活。從地牢出去又進入新的監牢。不過在這裡乾活還是心裡麵好了許多,至少可以得見天日。她十分想念家人朋友。他們不知道經過這一宮廷钜變還平安可否?,又過了幾個月,新皇舉行登基大典。她知道這是經過上次血洗過後人手虧空的時候,此時是尋人最好的機會。她每天盼著這天的到來,她已經準備好了,她每日辛勤的服苦役,終於獲得可以去前廳端茶送水的差事。這些苦役大多都是前朝的大臣親人,很多人是不服管教的,她反其道行之,很輕鬆的獲得這份差事。這天她覺得就像剛進宮的那天,也是張燈結綵熱鬨非法,但是不同於之前,現在的人都如履薄冰,生怕天子之怒就降臨在自己的身上。她說是前廳端茶送水的,其實也就是在各個宮門傳菜的。她在前幾日演練的時候每日都來,等到正式開始他才偷偷從她研究的線路偷偷的走。在這一日的守衛也十分鬆懈,因為全部往登基大殿守衛去了。芽豐換了一件在浣洗衣服的時候留下的侍衛的衣物,接著走到了管著姐姐們的宮殿,發現四下無人,便推門而入。她發現剛進門就聞到一股十分濃重的血腥味。她接著往殿內走去,看見四姐獨自一人躺在床上,滿臉的汗。芽豐用手裡的手帕為姐姐擦去汗水,這時候,三姐端著一盆燒熱的開水進來,她看見穿侍衛服的芽豐,仔細的辨認才發現這是她的妹妹,接著對芽豐說:“妹妹你來了”眼淚止不住的流,手下的活還冇停止。芽豐也來幫忙,過了不知道多久,孩子哇的一聲哭了出來,她們身上全是血。“是個女孩”,三姐欣慰的說道。她們全部累趴下了。芽豐差點忘記了她的母親還不知道在哪裡做苦役,她來這裡是想確認姐姐們是否平安,還有她想求點錢財去尋母親。,芽豐眼淚嘩的一下流出來,她真的特彆難過,但是還是要帶著剩下的人出去,最後握了鴻漁的手,她就從狗洞爬過去了。所有人都低聲抽泣,但是還是繼續的奔跑,她們知道有人發現了她們,不快點離開,所有人都會死在這裡。又是一支箭,接著添香又倒在地上。前麵有一鼎水缸,芽豐把三姐和孩子安置在後麵,她想用她一個人的死,換家人的生。。

望明月全本小說最近章節
藍底白熊是家作品大全
熱門推薦
  • 這是一個始於相互利用,終於共同沉淪的故事。 聲名狼藉浪蕩郡主vs赫赫有名腹黑王爺 正文片段: 葉青虞意識逐漸清醒過來,抬頭看著他,還是那般靜謐深邃的眼神。 有一瞬間,她覺得她做什麼都可以得到包容。 “我在……”葉青虞艱難啟齒,目不轉睛地看著他。若是在他眼裡尋到半分不滿的情緒,她就無法再說下去,所幸冇有。 葉青虞小心翼翼道,“我在蜉螟的合歡閣學過取悅人的技巧……在伊香樓被許多人抱過、摸過……”她自剖般,勉力維持著聲線,顫聲說著過往。 蕭無浲緊緊擁抱著她,溫柔堅定道:“不管過去你怎麼樣,經曆過好與壞,我愛的都是一個完整的你。” 補充:1、異姓王爺,雙潔,HE 2、男二戲份多、以命償命 3、2020年寫的文,純屬亂編,瑕疵多,慎入
  • 1:這是一部扭曲者的作品。如果你不喜歡這樣,這不適合你;隻是不要為此給它一個不好的評價/評論。然而,性彆扭曲者與故事冇有太大關係。這是我很久以前讀到第一個變身為反派/少爺的故事時的想法。這時我就想,如果從玉美人的角度來寫呢?於是,我想出了讓某個人轉生到一個人的身體裡的想法。但當時,我鄙視這個類彆帶來的“衝突”,所以我有點跳過了整個事情。所以不要指望這個故事有性彆認同問題——即使有,最多也隻能在幾章中解決。這主要是從翡翠美人的角度來看的進度幻想/力量幻想。 不過,你也可以把它看作是一個業餘作家逃避責任的方式,而不是深入研究女性心理。就像我說的——我寫作是為了好玩。 2:我冇有太多的寫作經驗,我確實想改進,所以歡迎你的批評。隻是不要太苛刻——我的玻璃心可能會碎掉。 3:MC在她的修煉階段會非常強大-並且以後是最強的,但這在修真界並冇有多大意義,那裡總是有一個“天外天堂”。 4:這仍然是一個WIP。我腦海中有大致的情節思路,但冇有什麼具體的東西。另外,我還冇有像我想要的那樣具體地構建這個世界的機製。所以,我可能會在這裡和那裡做一些小的改變。如果我確實進行了此類更改,我將追溯所有相關章節。所以,早期的讀者可能會有點困惑,我對此深表歉意。 當然,當我進行更改時,我會釋出一個註釋。 5:這個故事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開始。所以不要指望MC從一開始就對她有很大的不利。事實上,這在一開始會更像是生活的一部分。
  • 在張一茗眼中,許無眠無非就是個學渣加上無恥混蛋,齷齪無比,雖然為同學為同桌,小學開始就鄙夷得避之而不及。少而不更事的許無眠身上就已經顯露出痞氣,壞心思用儘,不務正業。屢次摧毀惡之芽未果,張一茗索性就舉報對著乾。而許無眠就像一條臥眠的蛇,無動於衷,無限寬容。要知道他可是一條毒蛇,也隻有張一茗膽肥了敢對著乾。在許眼中,張就像少年時候的白月光,隻要她肯對他笑一笑,他就全然不在意,可是她把自己看作灰塵。以為自己真不敢把她怎麼樣嘛?嗯……確實不敢怎麼樣?兄弟們都看不下去了,撤了吧都。